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帮助中心 > 记者暗访长沙甲醇黑窝点:城郊的“定时炸弹”

记者暗访长沙甲醇黑窝点:城郊的“定时炸弹”

时间:2022-05-11 08:00 来源:未知   点击:

  11月21日,记者跟随一辆牌照为湘A83T45的油罐车,从湖南大江化工有限公司出来后驶入了洪山桥一处黑窝点,里面设备简陋。

  在长沙城郊暗藏着这样一批甲醇黑窝点,这些“黑油仓”中无任何消防设备,整间货仓密不透风,有的甚至紧挨着厨房。而这些“黑油仓”的供货货源里还有着正规化工公司的身影。

  我姓杜,是长沙市某酒店的工作人员。为了压缩成本,酒店常年采用非法窝点运送的甲醇作为燃料。这些设备简陋、没有专业技术人员指导的甲醇窝点,大批的藏匿在长沙城郊,赚取每吨近600元的差价。

  他们的运输工具是改装后的面包车或小货车,非常危险。为了躲避监管,这些非法运载甲醇的车辆常常只在半夜才会出现。

  三湘都市报记者从爆料人口中得知,不法分子通过改装普通车辆,使用非法设备和业余人员向酒店、餐厅供应甲醇。通过近一个月的暗访调查,记者核实了爆料人所称的内容。在长沙城郊,确实暗藏着这样一批甲醇黑窝点、一批“地下运输队”。

  目前,记者已将暗访所得的资料提交给长沙市安监部门,而相关部门也已介入调查。

  甲醇,一种易燃易爆的化学液体。作为燃料,其成本要大大低于天然气、柴油等燃料,故此受到大部分酒店、餐厅的青睐。不过作为易燃易爆物,在没有专业人士和专业设备运输和储存的条件下,这种被称为“环保油”的液体其实相当于一颗定时炸弹。

  据爆料人所提供的内容,长沙市芙蓉路上某酒店长期使用“来源不明”的甲醇作为燃料。

  接到举报后,记者前往该酒店门口蹲守。11月2日凌晨,一辆绿色车身的大货车停在酒店后门。该车牌被遮盖得严严实实。

  当日凌晨0点20分,几名酒店工作人员来到货车前,先后从车上搬下十多个一米多高的大罐子。0点35分,货车从酒店后门离开。

  “罐子里装的都是甲醇。”爆料人告诉记者,这辆货车一个星期至少来三次,时间均是凌晨以后。

  为了印证爆料者的说法,第二天,记者以客人的身份进入酒店打探。在酒店一楼后厨的角落处记者发现了十多个大罐,这些大罐大小、颜色均与前一天晚上记者看到的相同。

  后厨一名工作人员和记者闲聊时称,这些罐子里装的是厨房专用的甲醇。“以前酒店也用过天然气、柴油作为燃料,但甲醇要便宜得多。”该工作人员称,使用甲醇做燃料,在长沙的餐饮行业已是通行的做法。至于安全性,该工作人员不以为然,“我们烧菜一直是用甲醇,都是他们(前晚大货车)送来的,从没出过什么事。”

  据记者查询安监规定,运输甲醇等危化品需专业人员和专业设备,简易货车绝不能用于甲醇运输。“这些地下运输队为了利润,根本不顾风险。”爆料人指出,目前长沙很多酒店和餐厅都用这种“来源不明”的甲醇。“这早已是业内公开的秘密。”

  11月20日凌晨,记者从芙蓉路某酒店一路尾随绿色大货车返程。最终找到发货点——长沙县湘隆街道高杉村。记者发现,在高杉村内不足几百米的距离,竟然藏匿着两家甲醇简陋仓库。

  尾随大货车,记者进入一所砌着围墙的民房内。院子里,停着一辆半旧的面包车,车身后座放着几个塑料容器。刚进入屋内,一股刺鼻的气味迎面扑来。在不足50平方米的地面,摆着11个大油桶,里面装的都是甲醇。

  “外面好多餐馆都是从我这里拿货。”该女子告诉记者,如果买得多他们可以送货,甚至可以派人上门免费改造炉灶。“我们在这里搞了十几年了,质量你绝对可以放心。”

  仅有几百米之隔的另一家“黑油仓”,店老板格外警惕。经过多番沟通后,记者才得以进入这栋民房的后仓。

  仓库地面上,摆满装满甲醇的大桶。在一个角落里成品和半成品甲醇堆积如山。巡探一周后,记者发现,仓库的北侧竟然紧挨着厨房,仓库顶上则吊着发热的白炽灯。仓库内没有看到任何消防设备。整间货仓严严实实,密不透风。

  当天,长沙县安监局联合街道等部门,来到了这两家非法储存点进行查处。下午5点,长沙县交通局执法人员赶来,确认了这台运输甲醇的面包车属非法改装车。执法人员随后调来专业运输车辆,及时将这些“定时炸弹”进行了转移。

  从记者暗访到的情况来看,这些向酒店运送甲醇的窝点存放的是成品甲醇,并非加工源头。那么,这些成品甲醇又是来自哪里?

  据业内人士介绍,长沙具备甲醇批发资质的公司有湖南大江化工有限公司、长青化工公司和烨盛能源等公司。根据安监部门的规定,这些具备资质的化工公司在从事甲醇批发贸易中,必须对购买者进行资格审查。那么,这些有资质的大型化工公司到底有没有对进购者进行资格审查呢?

  11月21日上午,在湖南大江化工有限公司,记者提出想要进购一批餐馆用的燃料甲醇,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,购买甲醇需具备专业运输车和技术人员,且存储库要有消防部门下发的相关证件。“没有这些证件,任何人都不敢卖,查到了我们要担责任的。”得知记者无法提供相关资质后,该工作人员一口回绝了记者的采购要求。不过,当记者准备离开时,一名姓周的男性工作人员却对记者说:“可以留下电话号码再联系”。

  “可以再联系”是否隐藏秘密,究竟有没有当面说一套、背后做一套?记者决定蹲守在该公司附近,对进出的运输车辆进行跟踪。

  21日下午两点,一辆牌照为湘A83T45的油罐车进入湖南大江化工有限公司。10分钟后,这辆油罐车缓缓驶出。与之前相比,轮胎沉了不少。一个小时后,油罐车停在了位于开福区洪山桥街道朝阳村的一个简陋仓库前。在接下来的近一个小时里,有多名人员通过油管不停卸货。

  巡查一番后,记者并未发现里面悬挂有任何相关证件。与早前记者暗访的黑窝点一样,这间简易的仓库内没有任何消防设备,四处弥漫着刺鼻的气味。

  经记者核实,这间仓库正是一家倒卖甲醇的黑窝点。种种迹象显示,湖南大江化工有限公司一边声称严格把关,实际上却是将甲醇卖到了黑窝点。

  正当记者准备离开的时候,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带着一群不明身份的男女冲了上来,对记者的调查进行阻挠。在推搡中,记者趁机报了警。

  经警方确认,这辆牌照为湘A83T45的油罐车内装的正是甲醇。据调查,在这个“黑油仓”内从事危化品甲醇非法经营的男子姓廖,是当地村民。

  当天晚上,廖某对围攻记者事件公开道歉,并表示愿意承担一切责任。而事发后,几名围攻记者的男子迅速逃离。目前警方正在追查之中。

  “甲醇黑窝点之所以存在,主要是利益驱使。正规化工公司大多位于偏远的郊区,一般不对酒店零售作为燃料的甲醇,这就让甲醇黑仓库有了市场空间及利润。”长沙市安监局危化处处长黄永红表示,目前安监部门联合多部门对甲醇黑仓库采取高压打击态势,发现一个取缔一个。今年9月份以来,大部分甲醇黑窝点被及时查处。

  然而,据安监部门掌握的信息显示,还有小部分甲醇黑窝点老板闻风逃逸,已经转移到更为隐蔽的场所。“在7·19事件以前,很多窝点都藏匿在二环、黎圫和高桥附近,目前大部分已经转移到了安沙、春华、黄兴、暮云和坪塘等乡镇。”黄永红表示,下一步,安监部门通过调查取证,将会对这种危害公共安全的“定时炸弹”进行更为精准的定点清除。

  7月19日凌晨3点,沪昆高速湖南邵阳段,一辆违法装载乙醇的厢式小货车与一辆大客车发生追尾后燃烧,造成5辆车燃烧、43人死亡、多人受伤。事故调查组工作人员称,由于该货车经过改装后在内部非法加装容器,并装有6.52吨乙醇,碰撞后,容器破裂,乙醇瞬间爆燃,周边车辆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  9月5日凌晨4点左右,芙蓉区古汉路农贸市场旁的小巷子突发大火,还传来阵阵爆炸声,一辆正在卸货的油罐车紧急倒车,慌忙驶离了现场。附近居民被爆炸声惊醒后出门查看情况,发现发生火灾的是巷子内的一个甲醇黑窝点。

  《危险化学品管理条例》第七十五条规定:生产、经营、使用国家禁止生产、经营、使用的危险化学品的,由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责令停止生产、经营、使用活动,处2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,有违法所得的,没收违法所得;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